首页 > 专题栏目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6年2月29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6-02-29

  问:印度和美国军方将签署一项重要的后勤保障协议,该协议将有助于推进两国军事合作。中方是否对有关合作表示关切?是否认为是针对中国?

  答:我们希望有关合作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不应该针对第三方。

  问:据报道,中日副外长级磋商今天在东京举行。在会谈中,中方对中日外长会谈展现了积极态度。请问中方对逐步实现中日外长会谈有何考虑?

  答:中日外交当局之间一直保持着沟通。根据双方商定的安排,今天中国外交部孔铉佑部长助理同日本外务省审议官杉山晋辅在东京举行中日外交当局定期磋商,就中日关系和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

  中方重视中日关系的发展,我们希望双方能够在坚持两国“四个政治文件”基础上,根据两国就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达成的重要原则共识,推进中日关系改善和发展。

  问:据报道,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韩团长28日举行会晤。请介绍武大伟特别代表访韩有关情况。双方讨论了哪些议题?

  答: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2月28日赴韩国磋商。武大伟特别代表于28日下午与韩国外交部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六方会谈团长黄浚局举行会谈,并于29日上午分别会见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一次长赵太庸、外交部第一次官林圣男。双方就半岛形势和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

  双方一致同意支持联合国安理会就朝鲜核试、射星通过新决议,共同维护半岛和平稳定,致力于发展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武大伟特别代表就美国拟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表明严正立场,强调中方反对美在韩部署“萨德”系统,希望韩方重视中方关切,妥善处理有关问题。

  问:日前,东盟外长非正式会议在老挝举行。会议发表《主席新闻声明》,就推进东盟共同体建设达成了广泛共识,对南海问题表达了关切。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此次东盟外长非正式会议是东盟例行会议,也是去年底东盟共同体建成后首次内部高级别会议。我们高兴地看到,会议展示了东盟各国致力于推进东盟共同体建设、维护东盟在区域合作中的中心地位、深化与对话伙伴合作的政治意愿。中方始终视东盟为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将继续坚定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支持东盟在区域合作中的中心地位。相信在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的领导下,在东盟有关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东盟共同体建设将不断取得新进展。

  这次会议也表明,绝大多数东盟国家并不赞同炒作南海问题。南海问题是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之间的问题,不是中国与东盟之间的问题。当前,在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保持总体稳定。各方正在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框架下深化海上务实合作,积极稳步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进程,并不断取得积极进展。

  中方始终致力于同直接有关的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致力于同东盟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这是中国和东盟国家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作出的庄严承诺。希望有关国家与中方相向而行,坚持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共同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确保中国—东盟关系持续、健康、快速发展。

  问:据报道,美国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康达26日称,希望中方能将南沙岛礁非军事化的承诺扩大到整个南海地区。他还说,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将对中国和菲律宾具有同等约束力,因为菲律宾和中国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成员。请问中方对此作何回应?

  答:中国在自己的领土上部署必要和适度的国土防御设施,是行使国际法赋予主权国家的自保权和自卫权,与中方有关岛礁所处的环境和受到的威胁相适应,与“军事化”无关。正如日前王毅外长指出的,非军事化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需要域内及有关域外国家一道作出努力。

  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南海仲裁案具有充分的国际法依据,这一立场是明确、一贯的。中菲南海争议的本质是领土和海域划界争议。中菲之间早已在双边渠道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达成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有关争议的共识,中国也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规定将涉及海域划界等争议排除在《公约》强制争端解决机制外。我想提醒美方的是,美方自己不愿加入《公约》,但有义务尊重缔约国依据《公约》享有的权利。我们敦促美方不要以“国际法官”自居,对中方指手画脚。

  问:你刚才说,中国有权在南海部署导弹和雷达系统,那为什么对韩国在自己的领土上部署“萨德”系统又采取了另一种标准呢?

  答:中国在自己的领土上部署必要、合理的国土防御设施不影响别国利益,保卫的是自己的主权和合法权益。而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远远超出了正常防卫需要,将严重损害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